所谓通灵,其实就是通阴,通神就是真的通神,概念是完全不同的,法术的文化中有通灵术及通神术,有几种不同的区别。

所谓通灵,其实就是通阴,通神就是真的通神,概念是完全不同的,法术的文化中有通灵术及通神术,有几种不同的区别。

 

一、开眼或通耳

第一种是直接开眼或通耳,也就是所谓的阴阳眼耳报类,大多是借助开眼,将感知到的事物化为形象在脑海中出现,从而形成视觉印象,另一种是耳报,耳报并非真的是在耳朵旁边说话,其实上是在心里说,但有些会反映在像是耳听一样,所以也称为耳报,这种与心通有相似之处。

这种的问题在于,通常能开眼或有耳通的,受阴气影响较多,所以会有很多问题,时间久了不利于自己,所以很多小孩子如果天生有阴阳眼的话,是需要封住的,这是相通的道理。这类以天赋居多,也有修炼开的,但修炼所开的总的来说,多属阴法的范畴,却不能完全属道法正统的范畴,因为道法是走阳法的,讲究的是积阳消阴,最后修炼成纯阳,此类功能反而不利于正统修炼。不过对于修北帝法或是酆都法的来说,这类倒不是阻碍,但现今酆都法已不易求。在下所知亦有所不尽,此处简说,抛砖引玉,大概知晓有酆都法,酆都法特点是有陆判笔法,大抵是分生死二笔,其拿笔分为阳握与阴握,各有手诀不同。

另有是属关帝法,关帝因属阴司,所以行关帝法大多亦是与阴司打交道,此类可行一些重要的术法,因酆都法中,大抵以鬼差为主,更高是阴司执法,典型的如黑白无常这种代表(民间称为七爷八爷),与人寿元有关,可以通过一定的操作,让人生命延续下去,适当也可作为延寿用。另有常见的太岁法,即殷郊法,最大的特色在于起土谢土与驱邪灵验非常,且配有二十四节气令。其它地司诸帅的法较多,不过现今明朝本道藏的道法会元中并不是很完整,里面大多是地司法,而不属于酆都法。

二、折中的感应类

这一类是可以修炼出来的,也有些人体质比较特殊,天生就有。感应类的其实是在直接通阴与修炼中找一个折中点。因为完全不能通灵的话,很多事务不好办,所以追求的不是纯粹的通灵,而是半通灵状态。这类的感应多以身中取感,或外应取灵为主,如上香供奉时,通常上完香后并不代表立刻会降下,而是要等待感应,人一身分成百神通道,每一个位置有固定对应的神明,这类通灵严格来说不讲通神,因为它还是通阴的范畴。

属于某个神归属下的鬼吏所到时,就会产生相应的感应,而这种通道一旦建立,就可以开始行法。大体上是等候感应,比如某个神系下的鬼吏降临时,不同的部位会有相应的麻痒等感觉,而且感觉是对应于不同的神。如玄天上帝的感应,会身如刀割之感,这种感觉是相当明显的,如一个刀片从身边划过,而如果来的不是玄天上帝,如其它神明,自然也有不同的感应。

其它的不同的部位,不同的感应,对应有不同的归系,感应总的来说,以阴凉不适、身上发抖或是寒气阵阵上涌,此类感应多是代表阴邪之物,在得此类感应之时,如果有通感较好的,往往还可以在眼前显象出来,一旦显象,就可以看到具体是遇到的什么(这种不是阴阳眼,一定要区别开)。通常,这类被认为对修行的干扰会比较小,但还是有的,但不失为是一种折衷的途径。

三、望气术

望气术不仅仅是通灵,这里只说通灵相关的部分,这一类天生的少,修炼的比较多,修炼上的望气术比天生的而且层次还要高一些,气又要分是灵气是地气还是其它什么气,大多可以择项专修,此类修炼出来见到的大多是以气光较多,而无更多具体的形象。

但光是气光之类,看似不如阴阳眼之类直观,其实它是比较高级的,比如见人宅上有黑气冲天,再观其气扭结,定有怪异之事,且进一步可以细看在什么方位,如是以前的老宅子,凡此遇,必有通灵物,如无则掘地,必能挖到尸骨。

四、借物类

这一类基本上谁都能使。民间是比较常见了,问米筷卜扔圣卦,或是看灯瞅灰,比如典型的有些地方的风俗,通常在人去世后会洒满灰,在魂回时会留下脚印,或有些查事的办法,建上灰坛,盖上,在行使一些科仪后,打开灰或米上会出现痕迹,不同的痕迹代表不同的事情。

这类只要祭祀好了就会比较灵验,不然不灵。还有一类是附体出马类,这种不多说,出马附体之类的常见得很,这类多是要缘份。

五、扶乩类

这种在福建及周围地区还台湾香港一带比较常见一些,即利用乩童降下或利用问乩工具,以乩童比较有代表性然后问事,此类当真降时,是比较灵验的,不降时,大多乩童为了香火也会给你胡说一气,在比较厉害的降乩处的话,一般不仅仅是降乩问事,还会给出具体的解决方案来,有些应急方案很怪异,不过很管用。乩童与附体出马类不同的是,乩童大多可以修炼或是培养出来,对缘份方面的依赖不高,掌握了方法都能弄,其中不少乩童长大了就去做法师了,少数也有终生当乩童的。

另外有一类变通的摄魂术与此类有相通,即是训练好的童子,遇到人晕迷不醒或无法问事时,可以拘到童子身上,然后进行问讯,这类有拘人魂的,也有拘阴魂的,自在变通。这类并不是像英叔电影上说的会对童子身体造成什么损害,因为此类是都是专门训练培养出来的。同时,一些乩童同样会出现其它更深的通灵情况,这几类之间其实是相通的。

这种在福建及周围地区还台湾香港一带比较常见一些,即利用乩童降下或利用问乩工具,以乩童比较有代表性然后问事,此类当真降时,是比较灵验的,不降时,大多乩童为了香火也会给你胡说一气,在比较厉害的降乩处的话,一般不仅仅是降乩问事,还会给出具体的解决方案来,有些应急方案很怪异,不过很管用。乩童与附体出马类不同的是,乩童大多可以修炼或是培养出来,对缘份方面的依赖不高,掌握了方法都能弄,其中不少乩童长大了就去做法师了,少数也有终生当乩童的。

另外有一类变通的摄魂术与此类有相通,即是训练好的童子,遇到人晕迷不醒或无法问事时,可以拘到童子身上,然后进行问讯,这类有拘人魂的,也有拘阴魂的,自在变通。这类并不是像英叔电影上说的会对童子身体造成什么损害,因为此类是都是专门训练培养出来的。同时,一些乩童同样会出现其它更深的通灵情况,这几类之间其实是相通的。

六、通神术

通神术,与上面的截然不同,通神术就两个字,约定。通神术一般是这样的,比如要在什么时候行法,那么就跟神约定,在几日几时,以响雷为应,或在几日几时几刻,以飞鸟入宅为应,或约在几日几时,某棵树倒为应之类的。要求上必须是明确的事件,而且必须是平时不太容易发生的小概率的事件,并且不能是鬼之类的阴物也能做到来的事,用这些来代表神降。

当然小概率事件,必须是与人无关的,比如去约定自己中五千万彩票为应,神明肯定不理你。相对来说,以通神术最为高级,只是通神术要求比较难,而且有一些流派通神术条件非常苛责,比如北帝法中,如果是阴法还马马虎虎,反正是跟鬼吏阴差或阴司打交道,出了问题最多大不了自己晕倒或大病而已。但如果通神的北帝法,对法师的行为举止就要求极其严格,按道门记载,曾经有个法师,通神到北帝那里时,因为正好写文时看到一女子走过,心动了一下,也没太注意,就把文递交了。

结果北帝看文后说,有脂粉气,杀之,此法师就死掉了。其它还有很多对法师的行为举止的要求非常严格,如没事砸令牌玩,现在很多做科仪的应该庆幸自己不是修北帝法通神术的,如果是的话,照那样砸令牌,按律法无事乱砸三次,直接就应该去地府报道了。其它还有很多很多各种戒律,容不得半点闪失,具体可以参照北帝黑律。有人可能会说这北帝法也太狠了吧?确实是非常严苛,不狠不能约束法师行为,如果法师自己行为举止没有问题的话,其实不会遇到什么事的,但是有问题,这个就是活该。

但严苛也有严苛的特权,凡修北帝法的,可以监察在世法官(等同现在说的高功法师,比一般法师要高级一点),如有行为不检者则可上报,或按律法进行处置。所谓修道,便是修真,真是追求修道,并追求德行的话,其实这些并不是什么问题。不过,除了北帝法,还有很多其它法,要求并不那么严格,甚至有很多是很宽松的,但宽松的大多相应赋予的行法权力也就更少,有舍才有得,所谓为学日益,为道日损,损之又损,以至于无为在这里是同样的道理。

总之修法,确实是有不同区别的,但越有力的法意味着越大的责任与越加严格的条件。

如当年雷法祖师萨天师路经邪庙,直接招雷就把庙给炸了,结果庙主跑去告状,说是有人把他庙毁了,于是玉帝扔个金鞭给他,说你可以去盯着看,如果发现他有行为不检,就直接打。结果跟了十多年,发现压根找不到毛病,于是被感动拜入到萨天师门下去了,这个就是道门护法王灵官的来历。

修炼终归是必须要为人行为端正,才能修得上层次,这个是历代无数祖师的经验,也是道教文化的核心之处。